温州日报:把我的家乡建成你的诗和远方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  “这么好的楠溪江,我们把村子建设好,老百姓自己家里就有了金山银山,为什么还要出去打工?”说完,周望东下意识将搭在桌上的手掌握起,仿佛一把握住了那个叫“机会”的东西。

  一个多月前,在全市村社规模优化调整中,永嘉县枫林镇紧挨楠溪江的两个村庄——湖西村和兆潭村,合并为江枫村。担任新村融合发展中心主任的周望东感到,家乡日夜期盼的机会来了!

  两村融合带来资源互补,村旅发展潜力叠加,眼下只待整村旅游综合体建成,将绿水青山化为现代版“富春山居图”。而周望东所在的新村班子,就是带领村民共绘乡村美丽画卷的“职业经理人”。

  “发展等不起,先来我家拆”

  楠溪如诗,绿水青山就是村庄最宝贵的财富。并村前,兆潭村拥有楠溪江最大、最正规的漂流码头;湖西村在打造“整村民宿”项目,江边还有200多亩天然未开发滩林,夏天一到满林子的萤火虫就像“绿野仙踪”。尽管如此,两个坐拥“宝藏”的村庄还远不能称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。

  今年4月26日,两村合并诞生江枫村。“这绝不是简单的变个村名,各自的‘小蛋糕’要变‘大拼盘’了。”十六岁就在外打拼的周望东,像捕捉商业机遇一样敏锐地嗅到:“并村”意味着更多的政策红利,意味着家乡改头换面的新机遇到了!

  周望东学企业开股东大会的法子,召集新成立的村干部班子开起了谋划发展的商讨会。在县镇指导下做规划,将现有景区村庄、农业休闲观光园、竹筏漂流中心等资源打包,打造整村旅游综合体,并通过项目抱团,拓展出酒店、中高档民宿等旅游接待功能。

  蓝图铺开了,环境整治却是摆在前面一道难题。漂流码头附近有26间茅坑,两村公共用地随处可见违章小屋。农民视房为根,虽明知是违建,对于“拆”总有抵触情绪。

  “城市大拆大整才有大建大美,村里也一样,为发展腾空间等不起。先来我家拆!”周望东第一个拆掉了自家小屋,接着,二叔、三叔家的小屋也拆了。村民们见状都说,“‘村长’自家的小屋都拆了,我们还有什么闲话好说?”村干部带头,村干部亲属跟上,党员、村民代表、村民都发动起来……到昨天,江枫村256处违建已经只剩两三间。

  拆后空地被盘活,将复垦建设成公园、绿地,为新村整村旅游综合体打好基础。楠溪江畔的现代版“富春山居图”初显眉目,这背后,是周望东与新村班子一连半个月挑灯开会,电话多到手机和耳朵滚烫。

  想为家乡做点事的都来了

  上周全市村社规模优化调整推进会召开后,江枫村党群中心里更热闹了。

  “村里有8户老房子没有卫生间,茅坑拆除后没地方建厕所,前几天我们运来了11间临时厕所,让村民们先把心安下来。”

  “10月前村里要三线落地,基础理好了,就动手打造露营基地和婚纱基地,再把大棚蔬菜种植基地转型升级,统一规划和集约整合,建立亲子田园体验基地,发展采摘游、观光游。”

  “网红‘锦里’民宿基本有胚了,其他民宿也要抓紧。10月1日前计划推出150张以上床铺,整个民宿项目年底出彩,江枫村要让游人想过来,还能住下来。”

  你一言,我一语,新村融合发展中心主任周望东、副主任王志浩、成员周星斗等人常常凑到一起讨论新村建设进展,商量碰到的问题怎么解决、谁来领办。

  原先在鞋企工作的周星斗,辞了职专心投入到新村村务中,他说,新村班子有思路有干劲,有股“引力”让大家都很想聚起来为家乡做点事。同样为了新村发展而来的,还有村民周智国,三天两头要到村里跑好几趟,他不嫌累:“两村并到一起发展乡村经济示范带,不仅能增加村民收入,也提高了乡村发展的积极性。”永嘉县民宿协会整个团队也入驻了江枫村,帮整村旅游综合体提供设计服务。

  新村干部领头,想为村庄做点事的都来了,要把村民共同的家乡打造成最美的“诗和远方”。

上一篇:天津援甘教师心中的“诗和远方” 下一篇:记者再走长征路丨83年前,那群年轻人的诗和远方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